>> 海南农垦报简介 | 广告价目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海垦要闻
最新动态 国内大事
海垦经济 海垦商情
海垦特产 种养技术
海垦文化 海垦人物
海垦时评 往事新忆
图片新闻 怀旧照片
海垦风光 海垦游踪
海垦概况 海垦企业
海垦人事 读者留言
公告通知:
新闻推荐    
·海垦首批品牌(商标)新闻发布会将于近期
·【图】集团工会“送戏下基层”活动走进南
·【图】白沙居召开第一届职工代表大会
·【图】立才居开展“党员活动日”主题活动
·【图】海垦投资控股集团项目督查组到琼中
·【图】跳出快乐 舞出健康
·【图】金鸡岭分公司党委召开理论中心组学
·【图】高光辉到东昌调研
 
海垦风光    
奇美三道
美丽八一
南田风光
中建:湖光山色
 
 往事新忆 首页 - 往事新忆 - 详细
镌刻在绿色丰碑上的军工魂
发布时间:2017-4-19 信息来源:海南农垦报 浏览量:5637  【  】 

   编者按:
   有深度,才有力度。本报今起推出“垦深度”专版,致力于打造海南农垦原创深度新闻,对经济社会文化现象和问题等进行深度报道,用笔还原历史,用情书写时代,用心展望未来,为正处于重大转型时期的海南农垦总结经验,探索方向,引发思考。敬请读者垂注!

      流逝的岁月正在慢慢消解后辈对前辈非凡经历的敬仰。然而,前进的历史和人类的良知也正在提醒和叩问我们,需要对那个激情燃烧的时代和无数为了国家使命挥洒汗水和热血的人们的缅怀和追忆——

镌刻在绿色丰碑上的军工魂

■ 本报记者 陈勇 特约记者 郭海滨 左国辉 张太和

      2017年,对海南农垦而言,是一个有特殊纪念意义的年份——创建65周年。“逢五小庆,逢十大庆”是国人的心理惯性。顺着这个惯性心理,站在65周年的时间节点上,放眼海南岛的绿色版图,那连绵起伏的山山岭岭间,横亘着的道道绿色植被中,就有海南农垦人的母亲树——橡胶树,那里蕴藏着一部由转业军人担当国家战略而铸就的垦荒植胶史诗。
      参加海南农垦创建初期垦荒植胶工作的转业军人,在海垦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军工。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原海南省农垦总局首任党委书记、局长陈苏厚,曾在有关文章中饱含深情地称他们为:海南农垦最可爱的人!
      上世纪50年代,刚从部队转业到海南农垦的军工们,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或风华正茂的大姑娘。他们以青春、汗水、无比的热情、无私的奉献精神乃至热血,为新生共和国打破帝国主义封锁,发展天然橡胶事业的国家战略在海南农垦落地生根立下了不朽功勋。

1 担当重任 转战海南垦荒植胶

      新中国成立之初,为了打破西方国家对我国的经济封锁和橡胶禁运,毛泽东主席和党中央做出一项重大决策:在我国华南地区建立天然橡胶生产基地。为此,数万名部队官兵转战海南,担当起了建设祖国天然橡胶生产基地的历史使命。1951年11月,中共中央决定成立华南垦殖局,叶剑英任局长;1952年1月1日,正式成立华南垦殖局海南分局;1952年7月,中南军区召开军事会议,正式确定林业工程部队的指挥机构和组成序列,将原驻广西宾阳的解放军第152师师机关及直属分队调往海南,与海南驻军抽调的部队组成林业工程第一师。
      以林一师为主力军的几万名复员转业军人,以完成国家战略为使命,勇于担当,根据党中央、毛泽东主席的统一安排,分批次雄赳赳、气昂昂地迈进了海南岛,开始了开荒种植橡胶……
      如今的八一总场、乌石农场是海南农垦历史上仅有的两个成建制转业军工建设的农场。除此外,还有相当部分规模在1000多名左右退伍兵集体转业到各农场,比如原红岗农场,在1960年大开荒时期就来了福建部队的1000多名退伍官兵;南京军区9819部队警卫区1000多名军人退转到原乘坡农场。同样的情况还有东太、原晨星等各农场。
      上世纪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初期,作为海南农垦垦荒植胶主力军的军工们,遍布海南农垦各个单位,他们以军人勇担当敢担当的气概,将嘹亮的军号,吹响至海南农垦每个角落,为海南农垦建成中国最大的天然橡胶基地挥洒汗水和热血。

2身先士卒 莽莽胶林埋忠骨

      在金江农场一处僻静之地坐落着王昌虎纪念园,长眠此地的他与胶园同在,与胶树同青。王昌虎14岁参加红军,从反围剿、长征、抗战、解放战争的战火中一路走来。1952年10月,转业投身海南农垦拓荒植胶事业,担任林一师政委兼华南垦殖局海南分局第三副局长,后担任局长,为祖国的橡胶事业呕心沥血奋斗了36年,直到1989年3月去世。
      据曾担任过乐会县(现琼海市)阳江胶种转运站站长、龙江卫星分场(原卫星农场)场长,离休后任原省农垦总局老干部协会副主席等职务的老军工谢福正,撰文追述了一段亲身经历的史实:
      1953年中秋节后的一天中午12时,烈日当空下的胶园深处,王昌虎和秘书、警卫员在俯拾胶籽,他们时而仰看胶树上爆裂后噼啪作响的胶果,时而低头寻找掉在地上的胶籽。由于天气炎热和紧张的采种工作,王昌虎一行3人已是汗浸衣衫,但浑然不觉,依然专注于寻找胶籽。
      为了让王昌虎回去吃午饭,谢福正等人将自己捡拾的胶籽凑一块拼成了两篮子交给他。但王昌虎不买账:“这不行!你们帮忙捡的不算我们任务。”直到捡满了两篮子胶籽,王昌虎才随同谢福正回食堂吃午饭,端起碗时已是下午2点多钟。
      罗绮,1952年冬受命到琼海内洞山区负责筹建安宁农场(东红农场前身)直到1970年离任。近20年扎根基层垦荒植胶的他,深得东红广大干部职工的拥戴,其“红军场长”的美誉在海南农垦广为人知。
      罗绮是一位有着传奇经历的军工。身扛17斤重的机枪,全程走完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其间参加了四渡赤水、强攻大渡河、攻打腊子口等著名战役,虽身经百战却没有负伤过。他的新长征精神在东红土地上有文字记载,乃至口耳相传的故事甚多,决不是一两段话、几篇文章能包容的。记者仅以“341”这个有着鲜明部队色彩的阿拉伯数字组合及其背后的故事,窥一斑见全豹。
      罗绮的“341”故事的“3”,指的是“锄头、砍刀、四齿耙”这“三大件”,是当年垦荒植胶必备的“武器”。从农场仓库领了之后,罗绮就把这三件宝贝牢牢绑在单车后面,下队到哪里就干到哪里。“4”是指他下基层必先四看——看菜地、看猪栏、看食堂、看托儿所,这在《东红场志》中留存有不少事例为证的。“1”则是指代海南农垦局特地配给他作为专车使用的美式吉普车成了用来拉米、拉菜、拉产妇病号、拉工具等等,凡是农场需要就用的名副其实的公车。   “341”折射的是,罗绮身先士卒、敢负责有担当、清正廉明的新长征精神在早期海垦大地上闪耀。
       历史,记住了罗绮:2008年6月22日,在广州殡仪馆举行的遗体告别仪式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时任广东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胡泽君等领导分别敬献花圈。

3不辱使命 生命铸就军工魂

      “开荒种胶,是要出大力,流大汗的!”今年已经82岁的陆泽彪老人在乌石农场的家里,朴素地诠释着自己当年的所为,没有半点豪言壮语。“河泥是真正的拖泥带水,挑一担很重,又往往是上坡山路,更吃力!挑担的人都是被压得呲牙咧嘴,气喘吁吁。”陆老直到现在都惊讶,当年自己和战友们哪来这般劲头,逢出工挑河泥的日子,他们从早到晚挑了一担又一担,几乎都没有停歇。
       更令他难忘的是,那段日子他得了一种病,整个人昏昏沉沉,高烧不退,浑身无力,困锁病床。后来他被12个战友用竹子编成的担架,抬到18公里外的医院才治好病。医生说他得的是“沟端病”,是在河沟里挖淤泥时被病毒侵入体内,如果再晚来一些时间可能就没救了。至今,他仍对那12个救了他性命的战友念念不忘。
      饥饿,是那个年代的集体记忆。艰苦的劳动对军工们来说并不足为惧,可怕的是吃不饱饭。因为粮食短缺,有些人饿死了,有些人被饥饿所逼而逃往异乡,更多的人被饿出了水肿病——患者脸色苍白,全身浮肿,用指头在肌肤上戳一下,一个小小肉窝清晰可见,久久不能恢复原状。
据当过炮兵班班长的原中建农场老军工汪宪忠回忆,他当时得了水肿,两条腿都肿得很大,上床睡觉得用双手把腿抱上去,到医院治疗,给的就是一点花生饼,算是营养补充了。他说,不知道当时是怎样熬过来的。
      “一粒胶籽,一两黄金”说的是创业初期,橡胶种子的珍贵。
       如今安享晚年的阳江农场老军工陈振文,仍为当年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感到骄傲。1952年8月20日,他转业到万宁垦殖所报到后,被安排去采集、运送胶果,同时接到的使命是:一定要保证种子的安全,丢掉一颗都不行!当年9月的一场台风,使从牛路岭流下来的河水暴涨,陈振文和另外一名战士负责把胶果从河西岸送到东岸,上岸后马上转送到嘉积镇。那天,运送胶种一个来回的俩人都有些筋疲力尽了,到送第二批的时候,突然上游的山洪涌过来,河面从原来的100多米变成近200米宽。小船差二三十米就到岸边了,一个旋涡夹着杂物卷过来,打翻了整条船。陈振文和战友跳下河,俩人用手拉着船向岸边游去,这时候,又一个大旋涡卷过来,那名战士被洪水冲走,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而陈振文则因抓住了一条树枝才幸免于难。这场生死经历,令他终生难忘。
       同样是在那场台风中,海南名河——万泉河合口处山洪暴发,林一师二团三连战士陈金照身背着全班战士当天采集的一筐胶果,面对暴怒的河流和必须天黑前送过河的使命(若当晚不过河,大雨淋湿的胶种可能变质),患有感冒的他没有丝毫犹豫,蹲下身,脱下上衣,把装胶果的箩筐裹得严严实实,迎河而去。战友们则见证了陈金照最后的光荣:冰冷僵硬的身躯上依然背着那个裹得严严实实、装满胶果的箩筐,一粒没少!
       一筐胶果,一条年轻的生命,这是一个绝对的不等式!陈金照以及那位不知名的战士等军工以实际行动解开了答案:国家使命高于个人生命。正是因为有了陈振文、陈金照以及许许多多没有留下名字的垦殖战士的奋不顾身,才奠定了共和国橡胶事业辉煌的基石。
      2007年12月28日,八一农场原党委书记何展森老人在八一总场建场五十周年庆典大会上,回忆当年创业的情景时说:当时,这里野兽遍地跑,山蚂蝗一闻到人的气息就从树上飞落在人的身上。我们的一切都靠白手起家,割来茅草盖房,破来竹片围成篱笆墙,削开山竹编成床板,四条木桩插入地下作支架,就搭成一张睡床。白天我们开荒、挖穴、种橡胶,夜里与山猪山羊等野兽为邻。就达样,我们靠一双手,一把砍刀,一把锄头,将一条条道路开辟出来,将一块块胶园开垦出来,将一个个生产队建立起来。几十年来,我们的家园和橡胶林经历过无数次台风的袭击和山洪的冲刷,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被自然灾害所吓倒,我们身上坚强的意志力并没有因环境的恶劣而减弱。
      何展森的回忆高度概括了老军工创业的艰辛和战天斗地的不屈精神。
这支由退伍军人组成的垦荒植胶队伍,随着新生的红色政权经历了共和国的各个历史阶段:大跃进、三年困难时期、文化大革命、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拨乱反正和改革开放……无论在哪一时期,这支队伍都以良好的军人素质,始终不负国家开荒种胶的使命,涌现出了王昌虎、罗绮、陈金照、谢福正、陈伟森等一大批突出优秀人物。
      逝者如斯,弹指一挥间,65年过去了,军工群体中的大部分人已经去世,仍然健在的也是八九十岁的耄耋老人。遥想当年,嘹亮的军号仿佛还响在耳畔。

4精神永存 激励后人当自强

       岁月无声无息,带走了军工青春的荣耀;胶园绿涛起伏,记住了他们的艰辛付出。
      这块土地不会忘记他们!这块土地上延续的历史不会忘记他们!这块土地上正沿着他们足迹前行的人们不会忘记他们!!
      如今,海南农垦的橡胶事业正在与时俱进地发展。可以告慰那些逝去或健在的军工英雄们的几个标志性事件是:2005年3月31日,海南天然橡胶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组建;时隔6年后,2011年1月7日,海南橡胶成功上市,股票代码601118,其谐音为:60年海南农垦人要一起发财;践行“走出去”战略,建立云南加工销售基地、出击东南亚;研发橡胶航空制品并获得成功……
       可以告慰那些逝去或健在的军工英雄们的还有:海垦在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正如火如荼地推进新一轮改革发展。一年多来,海垦人在海垦控股集团的带领下,发扬军工们的创业精神,攻坚克难,策马扬鞭,社会职能属地化管理、清理规范农业用地、农场转企改制、“八八战略”等正全方位推进。
       忠诚于党、忠诚于国家,扎根荒野,攻坚克难,无私奉献、有担当、有使命感等精神凝练而成的军工魂,在推进新一轮海南农垦改革发展进程中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
      海南农垦永远都不会忘却军工们!军工精神将永远根植在海南农垦广袤的大地上!
(本报海口4月18日讯)

根深叶茂、郁郁葱葱的胶园凝聚着老军工们的心血与汗水。 陈勇 摄

责任编辑:沈小玲      
返回上一页  
  相关新闻
·知青情怀惠亲人
·广州知青为我家做家具
·深更半夜黎村山寨广播毛主席最新指示
版权所有:海南农垦报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技术支持:海南中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农垦报地址:海口市海垦路13号绿海大厦 邮编:570226 邮政代号:83-2 总访问量: 88837948 今日访问量:18235
行政办:0898-31665379 编辑部:0898-68918507 广告部:0898-68915915 传真:0898-68921143 琼ICP备案:0900264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