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南农垦报简介 | 广告价目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海垦要闻
最新动态 国内大事
海垦经济 海垦商情
海垦特产 种养技术
海垦文化 海垦人物
海垦时评 往事新忆
图片新闻 怀旧照片
海垦风光 海垦游踪
海垦概况 海垦企业
海垦人事 读者留言
公告通知:
新闻推荐    
·海垦首批品牌(商标)新闻发布会将于近期
·【图】集团工会“送戏下基层”活动走进南
·【图】白沙居召开第一届职工代表大会
·【图】立才居开展“党员活动日”主题活动
·【图】海垦投资控股集团项目督查组到琼中
·【图】跳出快乐 舞出健康
·【图】金鸡岭分公司党委召开理论中心组学
·【图】高光辉到东昌调研
 
海垦风光    
奇美三道
美丽八一
南田风光
中建:湖光山色
 
 往事新忆 首页 - 往事新忆 - 详细
永不磨灭的记忆
发布时间:2017-4-7 信息来源:海南农垦报 浏览量:4749  【  】 

永不磨灭的记忆
■ 钟真池

    清明节到了,我怀念上世纪七十年代长眠于海南的知青战友,对不幸牺牲在开荒大会战中的三位知青战友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

洪水中的悲壮

     一九七一年五月,我们海南三师十九团(现福报农场)正在福报山下掀起一个开荒大会战的高潮,三千多名兵团战士来到了福报山下的只峨水库下游安营扎寨,开山辟岭,种植橡胶。垦荒的战士磨拳擦掌,日夜苦战,并立下军令状,奋战三十天,开辟一千亩橡胶园。辽阔的荒山野岭到处红旗招展,歌声嘹亮,高音喇叭在不断呐喊,工地宣传队在唱歌鼓劲,大家嗥嗥叫“大干苦干拼命干,一天不完成十五个橡胶穴就不下山!”
    大会战打响后,我带领了团部报道组的三个湛江知青报道员,打起背包来到大会战的荒山上参加战斗。我们白天拿起锄头砍刀上山砍芭,挖橡胶穴,晚上拿起笔杆子编写大会战小报,出版宣传栏,宣传大会战中的好人好事和每天战绩。夏天海南的天气变化无常,一天清早,黑云压天,电闪雷鸣,狂风大作,顷刻间,倾盆大雨……连续两天大雨,但开荒的队伍依然奋战在荒山上,直到第三天凌晨一时许,山洪暴发,周边许多山塘、小水库都崩塌,洪水铺天盖地,像一群脱了缰绳的野马,向大会战的工地猛冲过来,这时战士们由于白天开荒太疲累了,很多人都和着衣服呼呼睡着了。
    山下的河沟旁边是临时搭建的小伙房,一间十多平方的伙房里堆满了柴米油盐和简单的炊事餐具。夜深时刻,这场百年一遇的狂风暴雨袭来,洪水一下子就把小伙房包围了。此时,三位炊事员手忙脚乱,点燃马灯,他们顾不了自己的生命安危,一边搬大米,一边敲大钟,大声呼喊,向山上的战友呼救。当山上的战友奔来抢救时,突然间一声巨响,山崩地裂,震耳欲聋,山那边福报地区最大的水库只峨水库突然决堤了,几十米高的洪峰奔腾而下,三名知青炊事员,还来不及多呼喊几声,就被无情的洪水冲走了。当抢救的队伍赶来时,看着茫茫一片的沼泽地,伙房不见了,战友也被洪水冲走了,大家都两眼泪汪汪,抱头大哭。
没想到昨天晚上我们还在工地上吃了三位知青战友煮的地瓜饭,心里还暖烘烘的,但今夜我们三位知青战友就被洪水无情地冲走了。
    我们一边寻找,一边大声呼喊三位知青的名字。不管他们被洪水冲走到哪里,生一定见人,死一定要见尸。为寻找这三位知青战友,团部大会战指挥部立即组织了搜救队,兵分三路进行搜救,一路沿河而下去搜救,一路向右边的分支河搜救,我们团部四个报道组员和三个知青向左边分支河搜救。我们翻山越岭,涉水淌河,连续走了八、九个小时,又累又渴,疲惫不堪,直到下午五点多钟。这时在一位热心苗族老伯指引下,在远离开荒工地十多公里的只峨水库下游的沙滩上,找到了被沙泥掩埋了半个身体的知青李韬遗体。我们七个知青含着悲伤的眼泪,用双手拨开泥沙,慢慢将遗体挖出来,再用在河边捡来的烂椰子壳装水,把他身体的沙泥洗干净,这时大家看到仅有十七岁的李韬的遗容都十分痛惜,掩面大哭。他双手还紧紧握着两个小拳头,双眼还瞪得大大的,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好像还活着。我含着悲痛的眼泪用手轻轻地把他的双眼抹合,痛惜地对他说:“李韬啊!战友看你来了,你好好安息吧!”几个知青都脱下了自己身上的雨衣把他的遗体包裹好,然后到河岸边的山林里砍了两根树木,几根长竹,一捆树藤,最后大家七手八脚用树藤将遗体绑在两根长树杆上,用竹杆抬着遗体一步步往附近的六连走去。
      我们冒着雨,抬着战友的遗体,沿着弯弯曲曲,又湿又滑的山路,跌跌撞撞地往前行,直到晚上九点多钟,才到达了附近的六连。此时,我们又渴又饿,全身湿透,浑身发抖。大家仅喝了几口姜汤后,又不顾疲劳,马不停蹄地将遗体连夜抬回到几十里外的团部。这时已经是凌晨4点多了,我们忘记疲劳,忘记了饥饿,悲痛万分,看着牺牲战友的遗体,我们泪流满脸,个个都不愿离去……

隆重的葬礼

    我们当天找到了湛江知青李韬的遗体后,第二天早上,搜救队的另一支分队又在远离开荒工地一百多公里的三亚河上寻找到另二位知青的遗体,一名是湛江知青,名叫李爱森,牺牲时只有十八岁;另一位叫郑仰荣,来自潮汕地区知青,也仅有十九岁。为了给这三位战友制作三副好棺材,基建连木工班的五位湛江知青,连夜加班,并以自己的身驱丈量棺材的长度和高度,选了最好的河木制作了三口大棺材。团部对这三位牺牲知青的葬礼非常重视,在团部的武装连附近的山岗上,举行一千多人的追悼会,团部机关的全部人员来了,周边连队的全体职工来了,边远的连队代表来了,烈士的亲属来了。

重修墓园

     虽然我们知青离开海南近五十年了,但我们依然热恋着海南这片燃烧的热土,我们永远怀念三位在海南牺牲的知青场友。2009年8月,我与农场的老知青、时任湛江市政府副秘书长、发改局局长马国庆等又回到了久别多年的福报农场,我们为农场的巨大变化感到欣喜。回到场部,我们建议农场要重建知青墓园,为早逝的知青树碑立传,让他们永远留存在人们生命的记忆里。农场领导高度重视,他们召开了专门会议,还筹集了十多万元资金,重新修茸了知青墓,建造了知青烈士陵园。陵园四周种上了红棉树、青松树,还修了水泥路,并派了一位老工人看管,开辟了青少年革命教育基地,若烈士泉下有知,也得以安慰。得知青年烈士陵园修葺完成,回城的知青十分高兴,烈士的亲属更欢慰。每年清明时节,农场中小学校的师生,农场机关干部和职工,纷纷来到墓前祭奠。2010年7月27日,是我们知青到农场40周年的纪念日,我们湛江、茂名、阳江和广州等地的福报农场的200多名知青驱车上千里,重返农场,来到永远长眠在福报山下的知青墓园进行祭拜。我怀揣无限怀念的心情主持了这次严肃和具有重要意义的祭拜大会,知青们在三名知青烈士墓前献上了花圈,烧上了纸钱,默默地向烈士鞠躬致哀。
    是啊!自从海南返回湛江后,尽管历经沧桑四十多年了,然而,我对海南艰苦的知青岁月,特别对长眠在五指山下的知青烈士缅怀之情总是念念不忘,挥之不去。


责任编辑:沈小玲      
返回上一页  
  相关新闻
·知青情怀惠亲人
·广州知青为我家做家具
·深更半夜黎村山寨广播毛主席最新指示
版权所有:海南农垦报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技术支持:海南中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农垦报地址:海口市海垦路13号绿海大厦 邮编:570226 邮政代号:83-2 总访问量: 88838126 今日访问量:18413
行政办:0898-31665379 编辑部:0898-68918507 广告部:0898-68915915 传真:0898-68921143 琼ICP备案:0900264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