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南农垦报简介 | 广告价目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海垦要闻
最新动态 国内大事
海垦经济 海垦商情
海垦特产 种养技术
海垦文化 海垦人物
海垦时评 往事新忆
图片新闻 怀旧照片
海垦风光 海垦游踪
海垦概况 海垦企业
海垦人事 读者留言
公告通知:
新闻推荐    
·运用法律等手段维护国有土地合法权益
·【图】白沙农场领导走访慰问建国前入党老
·【图】陈圣文到新中分公司调研
·【图】广东省农工商职业技术学院一行到垦
·南金农场公司、海南泰丰源实业有限公司举
·【图】阳江农场公司扎实开展“大研讨大行
·【图】南平养生产业园开展“大研讨大行动
·【图】母瑞山农场公司动员职工用承包地种
 
海垦风光    
奇美三道
美丽八一
南田风光
中建:湖光山色
 
 往事新忆 首页 - 往事新忆 - 详细
心 湖
发布时间:2017-3-17 信息来源:海南农垦报 浏览量:1590  【  】 

心  湖
■ 陆圣武

    电话铃响了。我接过话筒,是老学友林飞的声音:“知道吗?咱农场中学跟镇中学合并了。”我问:“啥时候?”“最近的事,教工和学生全过去了。”林飞的声音有点别样,我判断不出是激动还是伤悲。但我知道消息绝对可靠。我发着愣,竟也同样不知道自己是激动还是伤悲。
    周末,我约上他,返母校作了一番故地重游,看看即将消失的母校一眼。
从新建的校门沿着大道往里走,发现母校是那样的陌生又是那样熟悉。过去的土路已变成了水泥路,两侧当年栽下的椰子树已高耸入云。校园里绿树成荫,凉风习习。摈榔树的亭亭靓影让我愉悦,踩着满地的紫荆落英让我顿生勇士归来的自豪,在九里香浓郁的香气里我感受到一种宁静和温馨。
    我用目光见证母校的巨变。过去的坡面瓦舍全改建为混泥土平顶房,教工宿舍还改成套间,从兵营式变成庭院式。崭新的教学大楼和图书馆大楼也耸立起了,那份惊喜兑付了一个学子对母校曾经的企盼。
    我用目光搜寻昔日心仪的目标。我首先发现中心校道中段两侧长长的黑板报栏不见了。那不是普通的黑板报栏。它不仅仅是学校的宣传栏,更是我们的学习实践园地。那时,黑板报是每月一期,节日另外。每逢出版日,全校挑选出来的好几个毛笔高手便汇聚于此,那苍劲俊秀的毛笔字,还有自我命题作文,如新人新事、学习感想、读书随笔、一事一议,散文、诗歌等等,显示了学生的文化实力。
    母校三面是湖,如果高空俯瞰,校园就像湖的心脏。故此叫她心湖。母校因湖而秀,也因湖而名,所以心湖已成为母校的代名词。沿着湖边走,湖水依旧。眼下,澄碧见底,抬眼,波光潋滟。看到湖,心里就爽,当年湖中游泳嬉戏的笑声好像还在湖面上回荡。摘几片草叶扔进水中,立即招来一群大小鱼儿的争抢,虽然不知道它们是这湖中多少代崽崽玄孙,但这是记忆中非常亲切而熟悉的镜头。那时,我们喜欢打饭到水边吃,边吃边往水里拨些饭粒逗着它们开心。我们喜欢坐在坎边读书或谈心,把脚伸进水里,任凭小家伙们啄碰,痒痒的,怪怪的舒服。
    哦,湖边的菜地也不见了。曾经的菜地,悠长悠长的,一垅垅,一畦畦,满载着绿,沿着湖边延伸。那时的教育,提倡“与劳动生产相结合”,此菜地,陶冶了学子们的劳动情结,也将学习文化的理想磨得模糊。
    我寻觅我曾经的教室,不见其踪影。看校园中间耸起的教学大楼,我知道,旧教室已作为落后设施被淘汰了。我并不惋惜,但怀念愈甚,脑际就再现了那几排教室影像:瓦顶、黄墙、玻璃窗。那教室就挨着湖边,湖风习习,书声琅琅,谱写着校园的和谐。最迷人的是这里的夜景。静静的湖面映照着的一排排灯火,催生了人们一种莫名的向往。那刻坐在教室里的我,心情格外的平静,那思想则显得活跃,思路显得更加清晰。在我们班的教室,巡查晚修的班主任王老师刚走,教物理的朱老师就进来了。朱老师是文革前的名牌大学生。一般晚修科任老师是不会来的,但朱老师总是每晚必到。他梳着发亮的分头,西装革履,一直穿着与时代格格不入的“革命化”着装,着实有点不合时宜。对这种装扮,有人多次向团部反映过,校领导考虑到他是教学尖子,也只旁敲侧击的不点名地提过,他自然知道,但骨子里保持着知识分子本色的他一直没改。他戴着金丝眼镜,永远高昂着头,一副高傲的神情。但在学校晚修的教室,只要有学生向他讨教,他就会变得热情和殷勤,并以孜孜不倦的讲解,帮助学生攻克一道道难题。那时母校汇聚了一批包括朱老师在内的老牌数理化大学生,被誉为“数理化王国”。对他们在基层学校的默默无闻的工作和平淡无奇的生活,我并不觉得该怎样褒扬。但此刻我想起了现在许多大学生毕业后连县城都不愿意呆,我便突然觉得我们的老师们伟大可敬。
    走在湖边,我还想起了一件往事。高中毕业散伙那天,同学们都在纷纷道别上路,只有我一个人走在湖边,迷迷茫茫的,没有目标。忽然一只手搭在我肩上。我回头一看,是教数学的黄老师。“怎么,不高兴?”“没有不高兴,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振作起来,回去好好劳动锻炼,但千万不可荒了功课哦。”看我仍是一脸迷茫,他又补了一句:“高考制度快恢复了,我对你有信心!”在“读书无用论”非常流行的年代,听他这句话,令我铭心刻骨。四十年过去了,那一声嘱咐还时常在我耳边回响。
    结束故地重游,归途,我们一路感慨。林飞说,母校再好现在也没了。我说,母校永远在我们心中。心湖,永远是我们心中的湖。

责任编辑:沈小玲      
返回上一页  
  相关新闻
·知青情怀惠亲人
·广州知青为我家做家具
·深更半夜黎村山寨广播毛主席最新指示
版权所有:海南农垦报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技术支持:海南中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农垦报地址:海口市海垦路13号绿海大厦 邮编:570226 邮政代号:83-2 总访问量: 80692173 今日访问量:82811
行政办:0898-31665379 编辑部:0898-68918507 广告部:0898-68915915 传真:0898-68921143 琼ICP备案:0900264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