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农垦总局
海南省农垦集团有限公司
主办 海南省农垦报社出版   全国发行  统一刊号  CN46-0011  邮发代号:83-2  
  首 页   最新动态   要 闻   经 济   政文生活   副 刊   报社介绍   联系我们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农历丁酉年(鸡)
 
 
 一版:nkbywb@163.com
 二版:hnnkb2@163.com
 三版:nkbh2h@163.com
 四版:pymnhm@163.com
图片新闻  
 
金隆加工厂开展消防演练...
省农垦三亚医院南滨分院...
更多>>
 
副 刊 首页 > 副 刊 > 详细信息  
 
在宣传科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1-4-27  信息来源: 海南农垦报


在宣传科的日子

□ 陆圣武

  大学毕业到宣传科报到的第一天,科长给我的“见面礼”就是,要我把农场上半年总结在几天内拿出来。其结果可能大家已经猜到,这“见面礼”我没接好——砸了。
  几天后路过某科室,就听到里头像有议论,声音很小,但还是隐约听到一句:大学文科生又怎样,总结也不会写,还不如咱们这些“土八路”呢。
  我心情本就特别的不好,听了此话,就更不是滋味儿。回到家无名火不知咋发,下意识地翻出在学校几年的文学习作,小说、散文、诗歌、杂文等,厚厚一扎,多少心血!我双手抖索,将它搅乱,一根火柴点了,又拿了棍子狠狠地扑打,弄得灰烬满屋纷飞。
   “焚书”第二天,早上到办公室,就见新到的海南日报上,有我的散文诗《春潮》。我的心头掠过一丝快慰,但那微弱得可怜的快慰瞬间就消逝了。我想我应该是世界上唯一没有享受到首次发表作品快乐的作者了。与我隔壁办公室的刘副书记过来,一进门就“了不起了不起”的赞着。我说有啥了不起,连个材料也没写好。刘副说,你能在海南日报发表文学作品,我相信你也能把材料写好。莫灰心,那东西没那么神秘,也没像搞文学创作那么难。主要要掌握情况。写嘛,“开药方子”,一二三四,你总知道吧。多跟别的同志学学吧。
    我知道,他是有意把写材料的事儿简单化,让我好放下包袱,轻装上阵。
    刘副的一番话还真鼓励了我也点拨了我。一段时间,我借阅了机关好几位同志写过的材料,如汇报、总结、报告,以及各种先进集体和个人的典型材料,心里就有了底。写的时候,吸取众家之长,触类旁通,探索新的套路,再发挥自己文字方面的优势,自觉还可以。就从那起,由我执笔的材料总是顺利“过关”。上送的材料也时常受到上级部门的表扬。机关里另一种意味的玩笑话出来了:别以为就你们会“开药方子”,秀才开的“药方子”才叫妙呢!哼哼,跟文科生比玩笔杆子,你们土八路嫩着呢!
    话有点酸,但听了舒服。好像在“材料”里“摔打”了一年多不为什么,就为能听到这样的话似的。
    那时在我们农场机关,宣传科的人是最辛苦的。上不完的理论课,弄不完的材料。而机关工作从来都是围绕“重点”,一齐上阵。下队蹲点,上水利工地,农忙突击,抓计划生育,等等等等,都有宣传科的份。本职工作多是业余完成的,而我还要写些新闻报道,故加夜班就是家常便饭了。
    但成了大家心目中的“写手”后,心里就更不踏实了。我怕参加检查生产或开什么现场会,人家走马观花后就是尽情加餐,油嘴一抹,一边剔牙,一边谈天说地去,你则饿着肚子忙着凑材料搜肠刮肚写领导讲话。我怕本属办公室秘书的材料被推过来,人家是领导的“贴身”,不接他的活儿,能有好果子吃吗?我怕各科室头儿跟我套热乎,一套热乎,十有八九请你“帮忙”,他随便一开尊口,你就必须熬两个通宵。我怕一年一度的职代会,一个报告写了好几天交上去后,讨论来讨论去,几个头儿就几种意见,让你无所适从。一个报告折腾十天半个月,搞得疲惫不堪。会议开完,人家将毛毯脸盆暖水壶等纪念品往家抱,你是几天后才拿到一支钢笔或一个笔记本,那还是人家偶尔记起才送过来的。不是嫌“礼”轻,人家笑话哩。
    难堪的还有,在那一年年终机关工作总结会上,领导把各科室像潮州人斟茶一样一圈表扬个遍,唯独没有宣传科的名字,让宣传科的同仁有点灰溜溜的感觉。
    没有名字就算了,有时忙了半天还受责难哩。记得有一次下午下班时,我关门正要回家,科长刚接受任务回来匆匆告诉我,场里决定明天上午召开全场建设高产田动员会,并要我写一个可念上两个钟头的动员报告。报告要分析全场农田的现状,阐明建设高产田的意义,宣扬建设高产田的典型,并对当前的高产田建设做出周密的部署。我的天!念上两个钟头的报告就是一万五千字以上,别说要了解情况,整体构思,着手誊写,就是一句一字地抄,也要时间呀!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了。我回家顾不上一切,把自己关在小楼阁里,从日挂山尖一直“战”到第二天日上三丈。将报告送到会场时,领导不但不道声“辛苦”,反而当众呵斥:不知干啥吃的,临到开会了报告才送来。你是存心不让领导先看看呀!会开不成你负得了责吗!?
    那一刻,我呆如木鸡,心如刀绞,只感觉眼泪往肚子里流!
    第二年机关工作总结由我来写。我本想为宣传科争一口气,就在表扬段的末尾加上表扬宣传科的几句,不料领导看后一笔勾去,还在旁边留了个“教导”:写材料要抓重点,不要面面俱到。
    我明白了,原来,在这位领导的心目中,场里所有工作都是重要的,唯独宣传工作不重要,我们为之辛苦劳作的竟是如此微不足道!我气得不轻,不亚于第一次因“见面礼门”被人贬讥、第二次“报告门”被人呵斥。
    还好,这一年的机关工作总结会上,管政工的刘副书记为我们宣传科争回了脸。就在会议快要宣布结束的时候,刘副做了“补充”。他把今年宣传科同志除了出色完成场里各项工作任务外,如何用业余时间备多少理论课,写了多少材料,发表多少通讯报道都说了一通,还公布了宣传科被评为农垦先进新闻工作单位,我被评为农垦、海南日报优秀报道员的消息。刘副的“补充”竟让整个会场静得出奇,我不知道此刻人们在做何感想。
    就这事儿,我把刘副一直视为知己。在宣传科呆满3年的时候,我杀了只鸡,请他上家喝酒。其实,我早该请他。只因他有个酒后骂人、而且是谁请骂谁的“恶习”,我是迟迟不敢“造次”。刘副的酒量是50度一瓶。所以那天我就买了一瓶50度的二锅头。不料那天他还是醉了,也就骂开了:说你聪明,其实是傻,写那么多东西干屁,能当饭吃?还帮人家写,没事不会给老婆做做家务?机关那些半文盲,只懂吃饱了挠肚皮的,不是该当官的当官,该舒服的舒服?我告诉你,姓陆的,你以后要长点心眼,不要光懂默默无闻埋头苦干,不然你永远都是个宣传干事……妈你个臭秀才……妈你个傻瓜蛋……
    我至今都想不起来那个饭局是怎么收场的。但我记得,我当时一点都不生气,因为我明白他是真心地关心我。其实,自进入宣传干部的角色后,我就知道,作为一名宣传干部,就应做到:吃苦耐劳,不记得失,清心寡欲,潜心前行。

 
返回上一页
 
版权所有:海南农垦报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农垦报地址:海口市海垦路13号绿海大厦 邮编:570226 邮政代号:83-2 
新闻中心:0898-68918507  行政办公室:0898-68919306 广告部:0898-68915915 传真:0898-68921143 琼ICP备0900264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