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农垦总局
海南省农垦集团有限公司
主办 海南省农垦报社出版   全国发行  统一刊号  CN46-0011  邮发代号:83-2  
  首 页   最新动态   要 闻   经 济   政文生活   副 刊   报社介绍   联系我们   2017年11月25日 星期六 农历丁酉年(鸡)
 
 
 一版:nkbywb@163.com
 二版:hnnkb2@163.com
 三版:nkbh2h@163.com
 四版:pymnhm@163.com
图片新闻  
 
金隆加工厂开展消防演练...
省农垦三亚医院南滨分院...
更多>>
 
副 刊 首页 > 副 刊 > 详细信息  
 
司徒锦胜你还好吗?(图文)
 
发布时间:2011-4-23  信息来源: 海南农垦报


司徒锦胜你还好吗?

□ 符 导

  我和广州知青司徒锦胜相处虽然不足一年,但我们彼此之间有许多共同的爱好。事隔30多年了,宛如就在昨天,一切的一切都依然记忆犹新。
  1976年9月,我高中毕业分配到南方农场第九队(现第二十五队)工作。不久,队里安排我和司徒锦胜同住一间宿舍,我们又同为炊事员,同干炊事工作。从此,我俩便工作生活在一起了。
  在那缺吃少穿的年代,炊事员工作是个不错的美差。油水虽少点,但吃饱没问题。生产队每月杀一头猪,我们参加杀猪分肉,自然也多吃多占了几块,分的肉也比较好些。
  万事开头难。记得我刚当炊事员时,什么都不会干。切菜刀举得高高,还害怕伤到手;煮饭、炒菜、发酵面、做豆腐等就更不用说了。简直就是个门外汉。司徒锦胜入门早,我不懂,他就一件件耐心教我,直到把我教会为止。
  那时,政治会议依然很多,三天两头开会,不是生产队大会就是班组会。每次开班会,都要求人人发言,或谈学习体会,或结合自己工作斗私批修。我笨嘴笨舌,总是等到最后才发言。不知司徒锦胜是也和我一样不善言辞,还是不想出风头,次次发言,他也都是等到最后。
  我和司徒锦胜彼此间的爱好是吹笛子和下象棋。每到傍晚,我俩就在一起吹笛子。他的指法比我好,识谱能力比我强,但我的吐音、滑舌也不赖。我们各有所长,因此也常在一起互相交流,取长补短。
  此前,司徒锦胜是农场文艺宣传队员,我是场中学文艺宣传队员。我们从没同台演出过,但每次演出,两人的演出的节目都是笛子独奏。那时,《扬鞭催马运粮忙》、《牧民之歌》、《塞上铁骑》和《洗衣歌》是最流行的笛子独奏曲目,我和他选择的独奏曲也在其中。
  说起象棋对弈就更有趣了。刚和他住在一起时,他并不知道我会下棋。一次,他和其他队一位广州知青在宿舍里对弈,我坐在一旁观战。由于他一步不慎,被对方穷追不舍,结果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我忍不住为他感到惋惜,却反挨其臭骂:“你懂什么?等你懂了,我都老了。”我不敢作声,他也不再骂了。不过,在后来他与别人的又一次对弈中,从盘面上看,双方势均力敌,但有一步棋却隐藏杀机,也许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缘故,我又一次忍不住为他惋惜。意外的是,那次,他竟然没有吼我了。
  打那以后,我俩成了“对手”。头两个月,他是赢多输少。后来,我摸清了他的战法,“风水”也跟着轮流转起来了。
  1977年“五四”青年节,农场举行象棋比赛,生产队把我和司徒锦胜的名字都报上了。比赛前的那天晚上,他说:“今晚我们来个淘汰赛,谁赢谁去参加比赛,输的在家煮饭。”没想到,我居然四比二赢了他。谁知,第二天上午8时,我还没起床,他就早早地被淘汰回来了。
  那次比赛,我连闯六关,决赛的对手也是位广州知青,名字记不清了。那一战厮杀得真苦。他执红先行,以炮二平五开局。我一看,猜想他会结集兵力从中路突破,就立刻来了个马二进三,准备以飞象局应对。果然不出所料,他很快马二进三,马八进七,紧接着兵五进一,马七进五……由于知己知彼,我得心应手地马八进九,车一进一,炮二平五,车一平四……加以防守和寻机进攻。他一步,我一步,我俩激战了近20个回合,双方都在运子,兵卒未损。
  这时,他车压我兵线,用意很清楚,想以多兵取胜。我也采取同样战术反击,两个多小时都仍未分胜负。就在我们战得难解难分之时,司徒锦胜来了,我看见他,请他帮倒杯水,他还把随身带的两个糖果放在装好水的杯子递给我,他说:“饭菜都煮好了,放心下棋吧。”我知道,他是来为我打气加油的。听他这么说,我心里甜滋滋的。
  这盘棋,我们战了近4个小时,对方剩下一车一炮仕象全,我剩下一车一马仕象全。我们见已成平局,况且双方都累了,饿了,便握手言和。依照比赛通知规定,奖励前3名,冠军只有一个,裁判要求我们晚上再战,但我们都不愿残酷地分出胜负,最终,赛委会作并列冠军处理。
  那天晚上,司徒锦胜为庆祝我凯旋而归,把父母寄给他的腊肠全拿出来招待我,还振振有词地对我说:“符导,是我培养你成为冠军的。记住,滴水之恩日后要涌泉相报哦。”
  1978年高考,他考上中专返城,我参加通什农垦局工作组回来,也调去农场汽车队工作。
  一别30多年,数十年天各一方。司徒锦胜,你还好吗?

 
返回上一页
 
版权所有:海南农垦报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农垦报地址:海口市海垦路13号绿海大厦 邮编:570226 邮政代号:83-2 
新闻中心:0898-68918507  行政办公室:0898-68919306 广告部:0898-68915915 传真:0898-68921143 琼ICP备0900264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