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农垦总局
海南省农垦集团有限公司
主办 海南省农垦报社出版   全国发行  统一刊号  CN46-0011  邮发代号:83-2  
  首 页   最新动态   要 闻   经 济   政文生活   副 刊   报社介绍   联系我们   2017年11月25日 星期六 农历丁酉年(鸡)
 
 
 一版:nkbywb@163.com
 二版:hnnkb2@163.com
 三版:nkbh2h@163.com
 四版:pymnhm@163.com
图片新闻  
 
金隆加工厂开展消防演练...
省农垦三亚医院南滨分院...
更多>>
 
副 刊 首页 > 副 刊 > 详细信息  
 
乐  哥
 
发布时间:2011-4-23  信息来源: 海南农垦报


乐  哥

□ 吴越海

    乐哥有名有姓,可认识他的人,不论大小都叫他乐哥。
    初识乐哥,觉得他是一个很平常的人——中等个子,稍微发胖,平头短发,脸色黝黑,衣着朴素,见人就咧着厚厚的嘴唇笑——给人的初始印象就是一个憨厚纯朴的乡村农民。
    我调入场部机关后,与乐哥同在一幢大楼内上班,后来又与乐哥同一科室共事,便渐渐地熟悉与了解了他。乐哥大学时学的是农学专业,工作后没务“正业”却爱上了“爬格子”。因写了一手好文章,便由生产科调入场宣传科,后又进入了党委办。乐哥转行后“爬格子“爬”得就更勤了,写材料、写消息、写通讯,还写散文、诗歌和歌词。算起来,竟也有近百篇(首)作品在各级报刊发表,有的还获了奖。这样的“文才”,在东太这个偏僻的小地方,那可是不得了了。
    然而,乐哥留给我最深印象的却是他做的那些让我看来,觉得是不可理喻的“落古”(不可思议)事。
    有一回,我和乐哥各开着一辆摩托车去大罗岭队。回来时,在一个狭窄的转弯处,前面一个老汉,扛着一捆3米见长的山竹子,不小心把乐哥连人带车刮倒在地。幸好车速慢,乐哥手脚只刮破了一点皮,没啥大碍。乐哥起来后笑着对诚惶诚恐的老汉连连说:“伯爹,没事没事,你走吧。”老汉犹豫了一下才一步一回头地走了。
    我俩开车超过老汉,行驶了约百来米,乐哥突然停下来,叫我先走,他要倒回去载那位伯爹。我说:“他是一个老人,还扛着一大把竹子,你载他万一……”“我开车小心一点,没事的,你先回去吧。”说着就掉转车头径直而去。我只好在原地等他。不一会,乐哥开车载着伯爹和那捆竹子过来了,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提心吊胆地跟着,一直到了几里开外的伯爹家里,我们才折回场部。
乐哥对人有求必应,像这样没事找事、自找麻烦的事也有很多。
    2005年9月25日。东太遭到“达维”超强台风的袭击,橡胶树折断过半,损失惨重。风后,农场通讯刊登了很多干部职工抗风救灾的事迹。
    一天,第二十三队的樊队长上来办事,遇见我开口就说,你们的简报干嘛不写写乐哥?我说乐哥每天都下去扶树,场领导和机关干部也全都去了,我写什么呢?
“我说给你听。”樊队长给我讲开了——
    “达维”台风袭来的前一天上午,乐哥只身一人步行了20多公里的山路,来到科室联系点第二十三队,和队干部一起布置防风工作,动员和疏散居住在山寮和危房里的职工群众。乐哥一直忙到下午两点半才吃了一顿便饭。此时,乌云密布,天色昏暗,不时还有阵风斜雨。吃罢午饭,樊队长叫乐哥赶紧下山,否则今天就回不去了。就在这时,有人来报告,山猪岭上还有一户蓝姓人家不肯撤离山寮。乐哥听罢,立即自告奋勇带人上山。经过一番劝说,老蓝一家勉强答应下山,但要把羊栏猪圈鸡舍加固好才撤。乐哥他们信以为真,就先下山回队了。此时已过4时,天空宛如一块冷面铁板,铁板下面是大团大团的黑云疾驶而过;山间,风雨愈来愈大,大有台风欲来之势。队长要开车送乐哥下山。乐哥没同意,又与干部们一起挨家挨户地检查防风情况。
.   晚上9时,外面刮起了大风,一阵比一阵猛。乐哥和队干部、骨干们全部身穿雨衣手握电筒聚集在队部,以便坐镇指挥。在几束摇曳着的烛光下,他们静静坐着,准备承受和应对台风来袭。突然,有职工进来告知,说老蓝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家门还紧锁着,他们可能还在山寮上。
    这下险了!乐哥第一个站起来说,我们再上山,就是拉也要把老蓝一家拉下山来。樊队长也跟着发了狠话:全体上山,把这家人“绑”下山来!乐哥和留守人员顶风冒雨冲了出去。他们在漆黑的雨夜中爬山钻林,来到了老蓝的山寮。乐哥叫队长暂不要“动粗”,让他先做思想工作。老蓝看到乐哥他们冒死上来,又看着风雨来势凶猛,周边不时传来橡胶树断干折枝的噼啪声,在乐哥和大家的劝说下,终于同意撇下羊、猪和鸡,举家下山。他们刚撤出山寮不远,后面就传来轰隆一声,一棵大树被风拦腰吹断,不偏不倚地压在山寮上,整个山寮瞬间倒塌。
    樊队长告诉我,乐哥那一夜没有睡觉,第二天,风一停就和队干部一起清理倒树断枝。到了下午,见他脸色不对,就劝他休息,但乐哥不听,从衣兜里掏出两瓶药,各吃了几粒,又跟我们继续干起来了。直到第三天山路通后,他才自己走路下山。
    我告诉樊队长,乐哥有高血压病,心脏也不太好,他要出远门时,就会带着这两种药,那天他吃的一定是降压药和强心丸。
    樊队长听后沉默了一会才说:“原来是这样——乐哥带药上山,就是打算当天不回家了。”
    樊队长说的这件事,我当时没有写,写了乐哥就会不乐。乐哥自找麻烦、自找苦吃的“落古”事还很多,我也难以用笔写完。
    其实,“落古”的乐哥一点都不“落古”,他与身边许多的人一样,做着许多有利于人民的“落古”事;他与身边许多的人一样,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黎和陆。

 
返回上一页
 
版权所有:海南农垦报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农垦报地址:海口市海垦路13号绿海大厦 邮编:570226 邮政代号:83-2 
新闻中心:0898-68918507  行政办公室:0898-68919306 广告部:0898-68915915 传真:0898-68921143 琼ICP备0900264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