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s

004(南国 珍珠)

邮箱

来源:海南农垦报 作者:范高远 时间:2018-06-15

不论到哪个地方,只要从邮电局经过,我总会下意识地驻足顾盼,总想能见到深嵌在记忆里的那个小邮箱:方形的深绿色,有些脱漆斑驳的铁皮箱。因为,它承载了我早年的梦想与希望。

30多年前,高中毕业的我到屯昌县山区一个国营农场当农工,生活单调、孤寂。为了改变工作、生活的困境,我发奋自学,经常在静谧的山区夜晚读书看报,练习写新闻报道。那时没有电脑,没有微博微信,写稿都在方格稿纸上一笔一画地手写,还要在中午时间借人家的自行车,骑到20多公里之外的镇上小邮局去投寄稿件,有时也请外出开会的作业区和生产队的干部帮忙带寄。

由于新闻时效性强,我每写好一篇稿件,就跋涉几十公里的弯弯山道赶到镇上的小邮局去寄稿。每次我站在邮箱前都犹豫不决,迟疑好久,才小心翼翼地把装有稿件的信封塞进邮箱的小入口,担心自已寄出的是失望,而不是希望。离开时还时不时回头看几下邮箱,期盼着它能够给我带来福音喜讯。我既有欣喜,也有忧困。欣喜的是我又有稿件寄出去了,说明我在努力。忧困的是寄出的稿件又变成一张废纸,白费心血而毫无收获。

这种苦涩的感受,只有经常写稿投稿的人,才有如同切肤之痛的心灵感触。

大约两年多后的一个冬天,我冒着寒风细雨,爬山涉水再到小邮局寄稿时,早已认识我的老邮差从邮局半开的小门里走出来,一碰面就咧嘴大笑:“小范啊小范,有你的信件。”他把一个印有“海南农垦报社”几个字样的信封塞到我潮湿的双手里,接着说:“拆开看看,是不是你写的稿件被录用啦。”我听他一说愣住了,不敢拆开信封,一种不知是悲还是喜的滋味忽然涌上心头。我连忙把信封塞进小挂包里,跳上自行车,飞也似地骑车回去了。那是我的第一篇通讯稿《赤脚队长》在《海南农垦报》上发表的录用通知书。那一夜我高兴得整整一个夜晚辗转反侧,难以成寐,一张巴掌大的通知书点燃了我对未来的希望,鼓起了我的勇气,坚定了我写下去的信心与决心。

从那以后,我更加勤奋学习,努力写稿。“天道酬勤”,我发表稿件一年比一年多,从豆腐块的简讯到上百上千字的通讯报道、新闻时评、经济论文、经验材料、散文、小小说。除了在《海南农垦报》上发表之外,还多次在省内外报刊上发表,还几次获奖评优。

岁月无痕,一切犹如过眼云烟,但我惟独情不自禁惦念着那个小邮箱,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奋斗是改变现实的唯一杠杆。人,只要付出,就有收获。

责任编辑:沈小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