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s

004(南国 珍珠)

追寻,海南农垦的知青岁月

来源:海南农垦报 作者: 时间:2018-06-15

追寻,海南农垦的知青岁月

■ 王健强

青春作证

《志在宝岛创新业》是一首当年的流行歌曲,它成了知青生活的主旋律和真实写照。

海南中部的黎母山,云烟缭绕。山上,有乌石农场一片郁郁葱葱的橡胶林。上世纪六十年代末,胶树进入采割期,于是便有了10队“黎母山割胶班”这个知青群体。从场部到10队,是10公里的山路。从10队到割胶班,要走7公里崎岖不平的羊肠小道,还要趟过三条河。1969年,当第一批知青走进黎母山的深山老林扎营时,谁的心里都禁不住吸着凉气……砍木,割葵叶,割茅草,知青搭起了新房。床是竹片编的,男女知青的隔墙是一道竹篱笆……半夜起床去割胶,要趟过齐腰深的水。中午收胶回来,草草几口饭便赶制胶片、熏胶。过三几天,要把胶片挑到队里,路上要经过一条水坝上的五个防水闸,稍不留心,便会掉到河里。然后,再从队部把生活日用品挑回来……知青砍来枫树,锯成木料,钉成两条小船,划着小船去割胶……1972年,知青们放炮开山,平整出一块平地。然后,打石头,挑瓦片,在农场和周边黎族同胞的帮助下,盖起了两排10间新宿舍,养猪,养鸡,养鸭,种菜。逢年过节,便可杀只猪解馋,两天可吃到一个鸡蛋或鸭蛋,丰衣足食……1973年,八一电影制片厂把“黎母山割胶班”搬上银幕,45分钟的电影《胶林新兵》轰动一时……

“西华有个女子爆破班”,这是当年的新闻。1969年,西华农场新建20队,梁咏坤等6名广州女知青来到新点。砍芭后,要对大石头和烧不掉的大树头进行爆破,进度一时缓慢。“我们6人,成立女子爆破班”。这本来是由男子汉干的危险活,梁咏坤她们请缨揽了下来。凿炮眼,装药,夯实,安导火索。然后,将树枝烧成红头火炭,便喊“1-2-3”,点炮。随着轰隆的炮声,砂石、树枝腾空四溅,时不时有飞沙走石砸到姑娘们身上。梁咏坤的脚上,至今还有一个铜钱大的伤疤。她笑称,这是胶园留给她永远的纪念。她的其他5个姐妹,都有或大或小的印记……

西庆农场广州知青刘曼宁,父亲曾先后以招工、升学、参军等方式把他调回广州工作,终被刘曼宁拒绝。1972年底至1973年初,广东海运局招工,其父母通过关系,想再次把刘曼宁调回广州。1973年7月1日,刘曼宁给父母回了一封长信,表达了他经过半年思考后坚持扎根农场的愿望……1974年2月28日,广州地区知青、家长5000多人在中山纪念堂召开大会,刘曼宁和他的父亲刘宣分别在会上作了发言。《南方日报》随后发表了刘曼宁父子的发言,并为此加了编者按,在广东垦区的知青中引起巨大的反响……

上世纪七十年代,《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中央主要媒体,曾以长篇通讯报道了黎母山割胶班、三道农场6队陈耀汉、天涯海角立才农场知青群体和中建农场陈菊英、西庆农场刘曼宁的事迹。他们是海南垦区知青的优秀代表,也是垦区知青的缩影……

魂伴胶园

1970年起,垦区知青陆续通过上学、招工、病退、顶职等形式返城。然而,却有数百名知青与此无缘,永远长眠在海南农垦的胶园里……

东岭农场红园队旁的水电站,至今还铭记着48年前那场肆虐的洪水。1970年6月28日,龙滚河上游山洪暴发,水电站大坝告急。红园队的职工奋力抢险,加固大坝。洪水中,引桥出现险情。“来不及装包了,用身体顶住……”不知谁说了一声,12名职工毫不犹豫地跳下激流,手挽手筑起一道人墙。然而,12个微弱身躯,怎能抵挡大自然的洪荒之力。队长眼看无济于事,大呼“快撤”。12人中靠近边上的3人刚上岸,这时一个巨浪涌来,9人被卷入激流中。女知青吴琴、陶淑杭等6人被洪水冲到河边,被赶来的职工救起,而20岁的胡志红、18岁的程明蓉、19岁的谢红军却不幸遇难,成为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最早被国家民政部批准的知青烈士……

4个月后的10月17日,晨星农场22名知青的青春年华定格在这一天。同是抗洪,同是在洪水中永生,她们却连一个称号都没有。是日凌晨3时,晨星农场养猪连遭受突如其来的洪水围困。28名危在旦夕的知青,为了转移连队的财产,一次次地错过了逃生的机会。28人中,队长、指导员两人是男性,是1958年支边的广州青年。26名女知青分别来自广州、汕头、海南等地。当养猪连一片汪洋时,28名知青围拢在一起等待救援。农场闻讯后,虽也组织救援,但月黑风高,终是没有成功……被洪水冲散的28名知青,6人幸运逃生,其他22人不幸遇难。洪水退后,人们陆续找到他们的遗体,其中有五位女知青还手挽着手。他们中,年龄最大的36岁,最小的仅15岁。指导员李灶,始终都未能找到尸体,遇难时他最大的孩子才10岁……距晨星农场场部不远的一块向阳坡地上,“知青墓”的墓碑朝着东南方的大路,那是当年她们到农场的必经之路。48年来,她们在目送着一个个知青离开农场,而她们却永远地陪伴着那片胶林……遇难者李小玲的妈妈曾来墓地凭吊女儿,带来了女儿来海南前剪下的一条长辫子。当这条长辫子和纸钱化为灰烬时,李妈妈的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2007年,22座墓碑镶上遇难者的瓷像,让后人永远记住了她们的青春面容。

一个令人痛心的数字在1973年全国知青工作会议上透露:1969年至1973年间,海南垦区因各种事故遇难的知青便有数百人之多……(报告文学)

                  【连载  中】

责任编辑:沈小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