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过个元宵一生情

来源:海南农垦报 作者: 亚伟 时间:2018-03-02 10:14:55

老妈越来越喜欢怀旧,我也乐得守在老妈身边,听她讲幸福的“革命家史”,她讲得最多的是关于老爸的事。

那年元宵节前,老妈去邻居吴婶家串门,看到五婶正在煮元宵。那个年代,元宵在我们这里算是稀罕物,老妈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看到那些白生生、圆溜溜的元宵,闻到吴婶煮元宵时满屋子清甜的味儿,不觉动了心。

吴婶招呼老妈也尝尝元宵,倔强自尊的老妈把口水咽掉,摇摇头。那时家里穷,老妈最怕别人瞧不起。

回到家,老妈对老爸说想吃元宵。那年老妈正怀着我,嘴很馋,老爸总是尽最大努力满足她的愿望。老爸说:“不就是元宵吗,咱也买去!”说完,老爸收拾上家里所有的钱出门了。

老妈说到这儿,自己先笑了:“你爸呀,可傻了,以为元宵有多贵呢,把家里的钱全带上了。不过,那时家里一共也没多少钱。”我打趣说:“妈,我看出来了,您就是想要天上的星星,我爸都得给您去摘。”可不是嘛,为了满足妻子的一个小愿望,丈夫宁愿倾其所有。

老爸骑上车子,去了8里外的乡供销社,可人家没有卖元宵的。老爸毫不犹豫地蹬起车子,去往30里外的县城买。那时都下午了,老爸急急地蹬着自行车,担心去晚了元宵卖完了,也怕天黑卖元宵的关门。一路上,老爸又累又急,大冷的天出了满身的汗。到了县城,老爸终于如愿以偿,买到了元宵。

老妈在家里等得着急,直到天都黑了,老爸才到家。老爸像完成重大使命一样,把元宵交给老妈。

老妈讲到这儿,说:“你爸呀,那新棉袄都被汗弄湿了,那是过年我刚给他做的。”她的语气里,有嗔怪,更多的是幸福。

老妈学着吴婶的样子,把元宵煮好了。元宵不多不少,整好十颗,连汤带水盛到碗里,有一大碗呢。老妈尝了一口元宵,甜甜的,特别好吃,她让老爸也吃。不过那一碗元宵,老爸只吃了一颗。

老爸在一旁听着老妈“讲那过去的故事”,也时不时插个嘴:“后来呀,每年我都给你妈买元宵吃。当然了,你妈每年过年都给我买她闻不了的羊肉,因为我爱吃。”妹妹也说:“我也记得呢,那时候很少有人吃得起元宵,可咱家每年都买。”我说:“因为老妈爱吃嘛!”

我接着问老妈:“妈,您和我爸有爱情吗?”老妈不好意思地笑了:“啥爱呀情的,两个人一起过日子,你对我好,我对你好,就是这样嘛。”我很肯定地说:“老妈,有的。爱情就是,他为了你,甘愿付出所有。爱情就是,如果他有十份爱,会分给您九份,他只留一份爱自己。就像那10颗元宵,老爸让您吃9颗,他吃了1颗。”

过个元宵一生情。爱情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琐碎的生活中那些温暖的小事,能让人记一辈子,念一辈子。就这样记着,念着,爱一辈子。

责任编辑:沈小玲

上一篇: 元 宵 (外一首)

下一篇: 红火元宵。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海南农垦报"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海南农垦报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微信公众号

  • 搜狐 ◆ 海南农垦报

  • 头条 ◆ 海南农垦报

  • 网易 ◆ 海南农垦报

  • 微博 ◆ 海南农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