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我陪母亲闹元宵

来源:海南农垦报 作者:刘燕 时间:2018-03-02 10:10:51

那一年,我回农场过春节。春节过后,元宵节接踵而至。屋外烟花四射,照亮了茫茫夜空。声声爆竹,响彻天宇。阵阵欢呼,弥漫四野。繁华与热闹在这一刻倾情上演。

可是,当了一辈子胶工的母亲的情绪却有些低落,丝毫没有被外面的热闹与喜庆所感染。浮光月华,缤纷五彩,此刻在母亲的眼里皆是离别的象征。母亲的眼里噙着泪水,她是多么期望春节能再长一点,元宵节能迟一点,这样相聚的时间就会多一点。

每年春节前夕,我都会携妻带子一起回南茂农场过年,与父母团聚一番,共享天伦。而过了元宵节,我们就不得不匆匆忙忙地收拾行装回到广州上班。

元宵节那天,母亲的心都是沉甸甸的,但她却强忍着即将离别的伤痛,一个人默默地来到厨房,她这是要为我们准备元宵。每年我们离家前,母亲都要为我们做一碗元宵。她似乎想要把对我们所有的爱都融化在这碗元宵里,让我们接下来的一年都咀嚼着这份爱去生活和工作。

做元宵的必备材料是糯米,年前母亲就备好了。其实元宵粉十分寻常,在农场的任何一个杂货店都能买到,但母亲却非要自己亲手磨,她总说外面买的掺了假,哪有自己做的好吃。

母亲和元宵粉时,我在一旁帮不上什么忙,只好为她添添水,加加粉。糯米揉成团后,就开始搓汤圆了。母亲先将一小块糯米面置于手心,轻轻地搓圆,然后再用手掌将其压成一元硬币厚度的圆片,再在其中加入准备好的馅。汤圆馅是母亲自制的,主要是红糖、豆沙、黑芝麻、捣碎的花生和核桃等东西。掐入馅儿后,母亲再将糯米片合拢,搓圆,最后再滚上一层糯米粉放在一边。看着母亲如此辛苦,我和妻想上前帮忙,但被母亲制止了。她说: “你们一年难得回来一趟,到了家里就好好歇着,别弄脏了手,快到楼上看电视去,煮好了我叫你们。”

一会儿,一碗热腾腾、白嫩嫩的元宵就端到了桌上。夹一个放在嘴里,香香的,甜甜的,滑滑的,软软的,十分爽口。母亲在一旁微笑着,默默地看着我们,见我们吃得有些急,就亲切地说: “慢点,别烫着了,吃完锅里还有。”要是见我们的碗里没有了,她会麻利地为我们再添上几个。

晚上吃完了元宵,我和母亲随着人群,到场部看舞龙灯。只见两条长长的龙灯进场。舞过二龙戏珠的套路,有职工在场边燃起鞭炮,于是,两条龙便向鞭炮声处舞去。我看见有人将一根长长的竹竿竖起,竿头用红绸拴吊着物品。大伯告知,那竿头上吊着的是糕点,玩龙灯的要将糕点取下,寓意来年步步登高。正为舞龙灯的捏着一把汗,忽见两条龙互相盘缠,龙灯下的人相互叠加,一条龙仰首摆动,似在鼓舞,一条龙渐渐升高,龙口大张,终于取下了竿头的糕点。欢笑声和鞭炮声顿时响成一片。之后,摇旱船的、踩高跷的陆续进场,穿插着农场年轻人的歌舞,把一场灯会推向了高潮。

第二天,我带着思念离开了农场,踏上了回广州的路程……

责任编辑:沈小玲

上一篇: 那年的元宵灯谜

下一篇: 闹元宵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海南农垦报"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海南农垦报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微信公众号

  • 搜狐 ◆ 海南农垦报

  • 头条 ◆ 海南农垦报

  • 网易 ◆ 海南农垦报

  • 微博 ◆ 海南农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