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南农垦报简介 | 广告价目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海垦要闻
最新动态 国内大事
海垦经济 海垦商情
海垦特产 种养技术
海垦文化 海垦人物
海垦时评 往事新忆
图片新闻 怀旧照片
海垦风光 海垦游踪
海垦概况 海垦企业
海垦人事 读者留言
公告通知:
新闻推荐    
·运用法律等手段维护国有土地合法权益
·【图】白沙农场领导走访慰问建国前入党老
·【图】陈圣文到新中分公司调研
·【图】广东省农工商职业技术学院一行到垦
·南金农场公司、海南泰丰源实业有限公司举
·【图】阳江农场公司扎实开展“大研讨大行
·【图】南平养生产业园开展“大研讨大行动
·【图】母瑞山农场公司动员职工用承包地种
 
海垦风光    
奇美三道
美丽八一
南田风光
中建:湖光山色
 
 海垦人物 首页 - 海垦人物 - 详细
闻茶香识“巾帼”
发布时间:2017-6-9 信息来源:海南农垦报 浏览量:3024  【  】 

闻茶香识“巾帼”
——记“全国巾帼文明岗”海垦白沙茶业公司茶叶包装班

■ 本报记者 伍祁榕

  寻着缕缕浓郁芬芳的茶香,走进海南农垦白沙茶业股份有限公司茶叶包装车间,只见9名头戴帽子、口罩,身穿深蓝色制服的女工们端坐在机器前,目不转睛地埋头工作:有的在往包装袋里装茶叶,有的在称量,有的在封口……在这里,每天都有1000多公斤茶叶经过她们灵巧的手包装后运往市场。
  “这看似简单而机械的工作,是茶叶生产中必不可少的一环。”公司总经理袁清南说,茶叶包装是茶产品出厂前的最后一道工序,包装质量的好坏,关系着茶叶的贮存时间和产品的外在形象,直接影响着企业声誉和品牌形象。
  茶叶包装袋并非一个大小,5g、100g、250g容量不等。装茶量的多少得先凭装茶工的经验拿捏,再经过电子称称重,确保包装茶的净含量准确无误。在包装车间,记者看到计量组3人正襟危坐在电子称前,专注的眼神盯着电子称上不断变化的数字,指尖不停地添减茶叶,机器的嘈杂声丝毫未影响到她们。
  “我们不敢有丝毫放松,茶叶重量差之毫克,有可能会失去顾客对白沙绿茶的信任和喜爱。”公司包装班班长张誉莲停下手中的活告诉记者,这样的活儿干久了,眼睛就干涩得难受。
  公司人力资源部部长李水告诉记者,包装班每天工作8小时,人均装茶量达170公斤,年包茶叶35万余袋。今年春节前夕,为了赶制春茶尽早上市,包装班女工们连续一个多月每天工作14个小时,包装50多吨茶叶,赶制出6000多箱茶。
“班里的每个人都一心扎在工作中,工作氛围非常好。”张誉莲从制茶车间转入包装班任班长已有7年,大家的付出她都看在眼里,“经过多年的历练和磨合,现在两名残疾女工符海英和张爱金也能独挡一面了。”
  早些年前,为照顾符海英和张爱金,公司将她们安置在包装班干杂活。她们一直想融入到这个集体中,加入茶叶包装生产,不希望被别人当成“特殊员工”看待,给予特殊照顾。
  茶叶包装班的工作可谓是又苦又累的活,除了眼睛盯得酸胀、腰酸背痛之外,还会被茶叶嫩芽中的细绒毛粘覆皮肤,又痒又痛,为何符海英和张爱金还愿意选择这项工作呢?
  看着记者写在纸上的问题,有语言障碍的符海英认为,自己不干,换成别人也要干,而且包装班里的同事对她们很照顾,待她们像亲姐妹一样。
  “她们不是累赘,是工作上的好帮手。”张誉莲说,起初,在不熟练的情况下,符海英和张爱金每人一天包装250g茶叶240包左右,现在一天最高可装袋近700包,与其他同事的包装速度基本持平。
  随着白沙绿茶销售的走俏,订单不断增加,经过公司包装班女工们装袋的茶叶每年以数百吨计。包装班里一群清一色的娘子军甘愿扎根山区,日复一日,重复着装袋、过秤、封口、装箱的工序,用汗水和无怨无悔的付出,助力海垦茶产业蓬勃发展,在茶香中绽放生命,日前该班已被全国妇联评为“全国巾帼文明岗”。 (本报海口6月8日讯)

闻茶香识“巾帼”
——记“全国巾帼文明岗”海垦白沙茶业公司茶叶包装班

■ 本报记者 伍祁榕

  寻着缕缕浓郁芬芳的茶香,走进海南农垦白沙茶业股份有限公司茶叶包装车间,只见9名头戴帽子、口罩,身穿深蓝色制服的女工们端坐在机器前,目不转睛地埋头工作:有的在往包装袋里装茶叶,有的在称量,有的在封口……在这里,每天都有1000多公斤茶叶经过她们灵巧的手包装后运往市场。
  “这看似简单而机械的工作,是茶叶生产中必不可少的一环。”公司总经理袁清南说,茶叶包装是茶产品出厂前的最后一道工序,包装质量的好坏,关系着茶叶的贮存时间和产品的外在形象,直接影响着企业声誉和品牌形象。
  茶叶包装袋并非一个大小,5g、100g、250g容量不等。装茶量的多少得先凭装茶工的经验拿捏,再经过电子称称重,确保包装茶的净含量准确无误。在包装车间,记者看到计量组3人正襟危坐在电子称前,专注的眼神盯着电子称上不断变化的数字,指尖不停地添减茶叶,机器的嘈杂声丝毫未影响到她们。
  “我们不敢有丝毫放松,茶叶重量差之毫克,有可能会失去顾客对白沙绿茶的信任和喜爱。”公司包装班班长张誉莲停下手中的活告诉记者,这样的活儿干久了,眼睛就干涩得难受。
  公司人力资源部部长李水告诉记者,包装班每天工作8小时,人均装茶量达170公斤,年包茶叶35万余袋。今年春节前夕,为了赶制春茶尽早上市,包装班女工们连续一个多月每天工作14个小时,包装50多吨茶叶,赶制出6000多箱茶。
“班里的每个人都一心扎在工作中,工作氛围非常好。”张誉莲从制茶车间转入包装班任班长已有7年,大家的付出她都看在眼里,“经过多年的历练和磨合,现在两名残疾女工符海英和张爱金也能独挡一面了。”
  早些年前,为照顾符海英和张爱金,公司将她们安置在包装班干杂活。她们一直想融入到这个集体中,加入茶叶包装生产,不希望被别人当成“特殊员工”看待,给予特殊照顾。
  茶叶包装班的工作可谓是又苦又累的活,除了眼睛盯得酸胀、腰酸背痛之外,还会被茶叶嫩芽中的细绒毛粘覆皮肤,又痒又痛,为何符海英和张爱金还愿意选择这项工作呢?
  看着记者写在纸上的问题,有语言障碍的符海英认为,自己不干,换成别人也要干,而且包装班里的同事对她们很照顾,待她们像亲姐妹一样。
  “她们不是累赘,是工作上的好帮手。”张誉莲说,起初,在不熟练的情况下,符海英和张爱金每人一天包装250g茶叶240包左右,现在一天最高可装袋近700包,与其他同事的包装速度基本持平。
  随着白沙绿茶销售的走俏,订单不断增加,经过公司包装班女工们装袋的茶叶每年以数百吨计。包装班里一群清一色的娘子军甘愿扎根山区,日复一日,重复着装袋、过秤、封口、装箱的工序,用汗水和无怨无悔的付出,助力海垦茶产业蓬勃发展,在茶香中绽放生命,日前该班已被全国妇联评为“全国巾帼文明岗”。 (本报海口6月8日讯)

闻茶香识“巾帼”
——记“全国巾帼文明岗”海垦白沙茶业公司茶叶包装班

■ 本报记者 伍祁榕

  寻着缕缕浓郁芬芳的茶香,走进海南农垦白沙茶业股份有限公司茶叶包装车间,只见9名头戴帽子、口罩,身穿深蓝色制服的女工们端坐在机器前,目不转睛地埋头工作:有的在往包装袋里装茶叶,有的在称量,有的在封口……在这里,每天都有1000多公斤茶叶经过她们灵巧的手包装后运往市场。
  “这看似简单而机械的工作,是茶叶生产中必不可少的一环。”公司总经理袁清南说,茶叶包装是茶产品出厂前的最后一道工序,包装质量的好坏,关系着茶叶的贮存时间和产品的外在形象,直接影响着企业声誉和品牌形象。
  茶叶包装袋并非一个大小,5g、100g、250g容量不等。装茶量的多少得先凭装茶工的经验拿捏,再经过电子称称重,确保包装茶的净含量准确无误。在包装车间,记者看到计量组3人正襟危坐在电子称前,专注的眼神盯着电子称上不断变化的数字,指尖不停地添减茶叶,机器的嘈杂声丝毫未影响到她们。
  “我们不敢有丝毫放松,茶叶重量差之毫克,有可能会失去顾客对白沙绿茶的信任和喜爱。”公司包装班班长张誉莲停下手中的活告诉记者,这样的活儿干久了,眼睛就干涩得难受。
  公司人力资源部部长李水告诉记者,包装班每天工作8小时,人均装茶量达170公斤,年包茶叶35万余袋。今年春节前夕,为了赶制春茶尽早上市,包装班女工们连续一个多月每天工作14个小时,包装50多吨茶叶,赶制出6000多箱茶。
“班里的每个人都一心扎在工作中,工作氛围非常好。”张誉莲从制茶车间转入包装班任班长已有7年,大家的付出她都看在眼里,“经过多年的历练和磨合,现在两名残疾女工符海英和张爱金也能独挡一面了。”
  早些年前,为照顾符海英和张爱金,公司将她们安置在包装班干杂活。她们一直想融入到这个集体中,加入茶叶包装生产,不希望被别人当成“特殊员工”看待,给予特殊照顾。
  茶叶包装班的工作可谓是又苦又累的活,除了眼睛盯得酸胀、腰酸背痛之外,还会被茶叶嫩芽中的细绒毛粘覆皮肤,又痒又痛,为何符海英和张爱金还愿意选择这项工作呢?
  看着记者写在纸上的问题,有语言障碍的符海英认为,自己不干,换成别人也要干,而且包装班里的同事对她们很照顾,待她们像亲姐妹一样。
  “她们不是累赘,是工作上的好帮手。”张誉莲说,起初,在不熟练的情况下,符海英和张爱金每人一天包装250g茶叶240包左右,现在一天最高可装袋近700包,与其他同事的包装速度基本持平。
  随着白沙绿茶销售的走俏,订单不断增加,经过公司包装班女工们装袋的茶叶每年以数百吨计。包装班里一群清一色的娘子军甘愿扎根山区,日复一日,重复着装袋、过秤、封口、装箱的工序,用汗水和无怨无悔的付出,助力海垦茶产业蓬勃发展,在茶香中绽放生命,日前该班已被全国妇联评为“全国巾帼文明岗”。 (本报海口6月8日讯)

闻茶香识“巾帼”
——记“全国巾帼文明岗”海垦白沙茶业公司茶叶包装班

■ 本报记者 伍祁榕

  寻着缕缕浓郁芬芳的茶香,走进海南农垦白沙茶业股份有限公司茶叶包装车间,只见9名头戴帽子、口罩,身穿深蓝色制服的女工们端坐在机器前,目不转睛地埋头工作:有的在往包装袋里装茶叶,有的在称量,有的在封口……在这里,每天都有1000多公斤茶叶经过她们灵巧的手包装后运往市场。
  “这看似简单而机械的工作,是茶叶生产中必不可少的一环。”公司总经理袁清南说,茶叶包装是茶产品出厂前的最后一道工序,包装质量的好坏,关系着茶叶的贮存时间和产品的外在形象,直接影响着企业声誉和品牌形象。
  茶叶包装袋并非一个大小,5g、100g、250g容量不等。装茶量的多少得先凭装茶工的经验拿捏,再经过电子称称重,确保包装茶的净含量准确无误。在包装车间,记者看到计量组3人正襟危坐在电子称前,专注的眼神盯着电子称上不断变化的数字,指尖不停地添减茶叶,机器的嘈杂声丝毫未影响到她们。
  “我们不敢有丝毫放松,茶叶重量差之毫克,有可能会失去顾客对白沙绿茶的信任和喜爱。”公司包装班班长张誉莲停下手中的活告诉记者,这样的活儿干久了,眼睛就干涩得难受。
  公司人力资源部部长李水告诉记者,包装班每天工作8小时,人均装茶量达170公斤,年包茶叶35万余袋。今年春节前夕,为了赶制春茶尽早上市,包装班女工们连续一个多月每天工作14个小时,包装50多吨茶叶,赶制出6000多箱茶。
“班里的每个人都一心扎在工作中,工作氛围非常好。”张誉莲从制茶车间转入包装班任班长已有7年,大家的付出她都看在眼里,“经过多年的历练和磨合,现在两名残疾女工符海英和张爱金也能独挡一面了。”
  早些年前,为照顾符海英和张爱金,公司将她们安置在包装班干杂活。她们一直想融入到这个集体中,加入茶叶包装生产,不希望被别人当成“特殊员工”看待,给予特殊照顾。
  茶叶包装班的工作可谓是又苦又累的活,除了眼睛盯得酸胀、腰酸背痛之外,还会被茶叶嫩芽中的细绒毛粘覆皮肤,又痒又痛,为何符海英和张爱金还愿意选择这项工作呢?
  看着记者写在纸上的问题,有语言障碍的符海英认为,自己不干,换成别人也要干,而且包装班里的同事对她们很照顾,待她们像亲姐妹一样。
  “她们不是累赘,是工作上的好帮手。”张誉莲说,起初,在不熟练的情况下,符海英和张爱金每人一天包装250g茶叶240包左右,现在一天最高可装袋近700包,与其他同事的包装速度基本持平。
  随着白沙绿茶销售的走俏,订单不断增加,经过公司包装班女工们装袋的茶叶每年以数百吨计。包装班里一群清一色的娘子军甘愿扎根山区,日复一日,重复着装袋、过秤、封口、装箱的工序,用汗水和无怨无悔的付出,助力海垦茶产业蓬勃发展,在茶香中绽放生命,日前该班已被全国妇联评为“全国巾帼文明岗”。 (本报海口6月8日讯)

责任编辑:沈小玲      
返回上一页  
  相关新闻
·“是场长救了我的命!”(10.26)
版权所有:海南农垦报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技术支持:海南中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农垦报地址:海口市海垦路13号绿海大厦 邮编:570226 邮政代号:83-2 总访问量: 80979413 今日访问量:79783
行政办:0898-31665379 编辑部:0898-68918507 广告部:0898-68915915 传真:0898-68921143 琼ICP备案:09002642号-1